第三幕(第二景)

第二景: 城堡中一室

            [哈姆雷特与三位演员入]
            {哈姆雷特正在指导他们如何演戏}

      哈:  你朗诵此台词时, 应照我所指示, 一字字打舌跟里清晰的吐出。
           假如你只会大声嘶喊–我们某些演员的确有这毛病–
           那我宁可让城里的宣令公差来扮演此角色。

           你的手也别在空中穷挥舞–好似如此{作手势}–但要含蓄,
           因为当你的情绪激昂得如狂流, 如暴风雨, 如旋风时,
           你一定要有相当的自制能力, 此出戏才能得到平稳及流畅的表达。

           我最痛恨的, 就是见到一个头披假发, 尖声刺耳的拙劣演员在台上
           把一段抒情台词撕成碎片, 直像块烂布,
           去讨好那多半只有水准看莫明哑剧、荒唐闹剧的站票群众。 {注1}
           我应把这此等家伙好好的痛鞭一顿, 当他过火的饰演特马根{注2}时,
           使希律王{注3}之残暴, 相形之下反见温和。

           我希望你们能避免这些。

  演员一:  一定会的, 殿下。

      哈:  但也别太温顺。 可谨慎的自己去照著办,
           让行动符合台词, 台词也符合行动, 千万不可过火的饰演,
           因为任何如此的演出都将违反了戏剧的宗旨: 那由古迄今都是模彷事实,
           展示道德, 揭发丑陋, 及忠实的反映社会生活。
           太过份或不足够之演出, 也许能令无办识能力之观众捧腹,
           但也会令行家们呻吟叫苦。 他们之评语, 你该承认,
           相比之下是远加的有份量。

           唉, 我见过许多空有虚名的演员–我不是在故意不恭–
           他们演得人不像人, 鬼不像鬼。 他们在台上大摇大摆,
           叽哇喊叫之模样, 令我怀疑人类是否创物者的学徒所造之烂货,
           因为他们把人类饰演得如此卑劣。

  演员一:  我希望我们在此方面已有相当的改进, 先生。

      哈:  啊, 要彻底的改进。
           还有, 请限制你们的丑角们只念所给他们的台词。
           有些小丑在台上会加油加醋的嘻笑, 逗引台下的一群无知观众随之傻笑,
           而忽略了重要的情节。 这种行为是不可原谅的,
           它显示了此丑角之可鄙野心。

           你们好好的去准备罢。
 
               [演员们出]

               [波隆尼尔, 罗生克兰, 及盖登思邓入]

           怎样, 阁下, 国王会来观此出戏吗?

      波:  皇后也会, 并且他们马上驾到。

      哈:  请叫演员们快点。

            [波隆尼尔出]

           你们二人也能不能去叫他们赶快?

      罗:  是的, 殿下。

            [罗生克兰与盖登思邓出]

      哈:  喂, 赫瑞修!

            [赫瑞修入]

      赫:  在此! 好殿下, 为您服务。

      哈:  你是我所交往过最稳重之人。

      赫:  {不好意思} 哦, 亲爱的殿下。

      哈:  不, 别以为我在恭维你,
           你拥有的唯一财富, 仅是你的一颗善良之心, 我能得到些什么好处?
           有啥理由要来巴结一个穷光蛋?
           算了, 还是把献媚者的那套甜言蜜语留给那些爱好虚荣之士罢,
           因为在他们那儿屈膝奉承还有希望得到些甜头呢。

           你听著了吗? 自我懂事并能辨别人之善恶以来,
           你就是我心灵所选中之人。
           你曾历尽沧桑, 也尝遍人生甘苦。
           但愿老天保佑如此之士, 因为他们的血气与理智已被调整得和谐淑均,
           他们不会忍气吞声的默默接受命运之玩弄与摆布,
           也不会轻举妄动, 意气用事。
           给我如此一人, 他不做感情的奴隶,
           而我将把他牢牢的系束於心坎, 是的, 系束於心内之心,
           就如我对你一般…

           好了, 此话说得太多了。

           今晚有一出戏将在国王御前上演,
           其中有一幕将涉及我所告诉你之吾父死因。
           我恳求你, 当你见到此幕演出时, 你得仔细的观察我的叔父。
           如果他所藏匿之罪恶没在一片台词中被揭穿的话,
           那么, 我们所见到的的确是个恶鬼,
           而我的多疑之心真的是比火神之铁砧还更污秽。

           把他留意好。 我的眼睛也会钉在他的脸上。
           事後我们可以比较一下我们对他表现的评语。

      赫:  好的, 殿下, 如果他在此剧中干了什偷鸡摸狗之勾当而未被发现,
           那我甘赔所失。

             {鼓号声渐近}

      哈:  他们来看戏了, 我该装傻, 你去找个位子坐吧。

      [国王、皇后、波隆尼尔、欧菲莉亚、罗生克兰、盖登思邓、与众贵族及侍从入。
       国王之卫士手持熊熊火炬。]

      王:  贤侄哈姆雷特可好?

      哈:  好极了, 就像变色蜥蜴一般, 吸食空气与空诺(注4),
           你可不能喂阉鸡此种饲料哟。

      王:  我不懂你在回答些些什么, 哈姆雷特; 此非我语。

      哈:  是的, 此刻它也非我语。

           [对波隆尼尔]
           阁下, 听说你在大学时曾演过戏?

      波:  曾演过, 殿下, 并且还算是个好演员呢。

      哈:  你饰演了谁?

      波:  我饰演了朱里士.凯撒; 我在议院里被刺, 布鲁塔士把我给杀了。

      哈:  他真『鲁』莽, 杀死如此一个大笨蛋。

           演员们准备好了吗?

      罗:  是的, 殿下, 他们在等候您的旨示。

      后:  来这里, 亲爱的哈姆雷特, 来坐在我身边。

      哈:  不, 娘, 这里有更吸引我之磁铁。 [转向欧菲莉亚]

      波:  [私下与国王] 喔, 呵, 您瞧著了吗?

      哈:  [躺在欧菲莉亚脚旁] 小姐, 我可不可以卧在你的怀里?

      欧:  不可以, 殿下。

      哈:  我的意思是:『我的头可不可以枕在你的膝上。』

      欧:  嗯, 殿下。

      哈:  你以为我在讲那村野之事?

      欧:  我没这个念头。

      哈:  那是个多么美妙的念头呀, 在少女腿中的。

      欧:  什么, 殿下?。

      哈:  没什么。

      欧:  您快乐吗, 殿下?

      哈:  谁, 我?

      欧:  是的, 殿下。

      哈:  天哪, 我是你的唯一滑稽角色! 怎能不快乐?
           你瞧, 我的母亲是多么的快乐,
           而我的父亲是两小时前才去世的呢。

      欧:  不, 已是两月的双倍了, 殿下。

      哈:  这么久啦?
           既是如此, 那就让魔鬼去穿那黑色孝服罢,
           我可要去穿那貂皮大衣了!

           老天爷, 二月前去世, 还没被遗忘!
           那么, 这样说, 当一个伟人死後,
           他的回忆有希望多留存他於半年啦。
           不过, 圣母呀, 那他可要多建造些庙宇,
           要不然, 他可能得到与那道具木马相同之遭遇。
           它的墓碑上刻的是: 『呜呼, 呜呼, 木马儿, 已被遗忘…』

                 [号声响起, 哑剧开始]

          [伶王与伶后登场。 他们先亲蜜的相拥, 然後皇后跪下,
           表示她对国王之爱。 国王把她扶起, 先把头靠紧於她颈上,
           然後再躺入一簇花丛中。 皇后见他熟睡後方离去。

           须臾, 一人入。 他先把国王的皇冠摘下来吻了吻,
           之後倾注一瓶毒液於眠者的耳内, 然後离去。

           皇后归来, 发现国王已死, 大为哀恸。
           下毒者与三、四位亲随再入, 也一起作哀恸状。
           国王尸体被抬走後, 下毒者拿出礼物来向皇后求爱。
           皇后起初做不愿意状, 可是最後终於答应。]

                                            [众演员出]

                                                        

      欧:  这是什么意思, 殿下?

      哈:  这叫『造孽』, 恶行也!

      欧:  这好像已表明了此剧之大纲。

              [致开场白者入]

      哈:  此家伙会让我们明白; 演员们无法保密, 他们会统统道出。

      欧:  他会不会告诉我们刚才所演出之意思?

      哈:  会的, 或任何的演出–
           只要你不害羞的演出, 他就会不害羞的告诉你其意思。

      欧:  你真坏, 你真坏。 我看戏了。

  致词者:  为咱今夜之悲剧,
           鞠躬并求多包含,
           尚乞诸位耐心听。

           [出]
 
      哈:  这是开场白还是指环上所铭之箴言?

      欧:  它真短, 殿下。

      哈:  就如女人之爱。

           [伶王与伶后入]

    伶王:『炎阳绕地三十载,
           横掠平原跨过海。

           月儿借光照黑夜,
           数十年来无更改。

           念卿与朕结鸳盟,
           一晃已过三十载。』

    伶后:『只愿此情未了期,
           日可如旧月如昔。

           但今妾心深惶恐,
           全因夫君体缠疾。

           忧郁寡欢非昔比,
           身驱渐弱更莫提。

           关怀之心出自爱,
           望君切勿空猜疑。

           妇人之忧如其爱,
           若不足够便多馀。

           对君之爱早成证,
           无微不至此非谜。

           恋之愈深念更深,
           此事古来不为奇。』

    伶王:『朕将永别爱卿去,
           此驱已失生命力。

           享尽荣华在世者,
           仅留佳人守红尘。

           但愿苍天能有幸,
           助卿再求好夫君。』

    伶后:『君切勿言如此话,
           妾决无此叛夫心。

           妾若再嫁当受谴,
           万世唾骂杀夫嫌。』

      哈:  [私下] 苦哉, 苦哉。

    伶后:『再嫁通常非为爱,
           全为贪慕荣华心。

           那日共枕後夫榻,
           好比重杀先夫灵。』

    伶王:『无疑当前真心话,
           怎奈人常悔诺言。

           志愿本乃记忆奴,
           随之清淡是常情。

           恰如青果挂枝梢,
           果熟蒂落莫须摇。

           到时前言忘了顾,
           昔日热情早冲凉。

           悲喜两情激动时,
           均能捣毁理智行。

           喜乐悲哀常无端,
           悲恸顿可成狂欢。

           世间人事本无久,
           随命移爱何足怪?

           当今谁能解此谜,
           爱与命运哪个先?

           破落富豪失亲友,
           走运穷酸敌自消。

           由此观之爱随运:
           朱门不乏酒肉客,
           待助饥民友难交。

           让我此言归正传:
           意志与命常相反,
           成果难与目的同,
           计划往往被推翻。

           你誓不嫁二任夫,
           只恐夫死立食言。』

    伶后:『地可尽绝我食粮,
           天可使我永无光,
           白昼带予我烦恼,
           夜可令我无平安。
           毁我信心与希望,
           令我生涯苦如囚,
           上天可挫我野心,
           罚我永远失欢欣,
           今世休能得安宁。

           有朝若成孤寡妇,
           永誓不再为人妻!』

      哈:  倘若她违反此誓!

    伶王: 『不愧铭心肺腑言!

            爱卿此刻我已倦,
            暂请夫人离我去,
            待我小憩立复原。』

    伶后: 『夫君尽管安心眠,
            厄运难致双仳离。』

            [出。 伶王睡]

                                                       

      哈:  娘呀, 您觉得此剧如何?

      后:  我觉得那女子宣誓得过重。

      哈:  喔, 但是她会守诺的。

      王:  你听过此剧之情节吗, 它有无令人不悦之处?

      哈:  没有, 没有, 他们只不过是在开玩笑–那毒药是好玩的,
           全无触犯之意。

      王:  戏名叫什么?

      哈:  叫做『捕鼠器』–这的确是个上好的隐喻!
           这出戏影射了曾在维也纳发生的一宗谋杀案。
           公爵之名叫巩查哥, 他的夫人叫芭蒂丝塔。
           您马上就会明白, 这是个挑拨恶毒之作; 不过, 谁管它去?
           陛下与我们都有清白之心, 它不会影响到我们的。
           让带罪者不安, 它与咱们无关。

            [伴演陆西亚诺之演员登场]

           此人是陆西亚诺, 国王之侄。

      欧:  您就像个剧情之解说人, 殿下。

      哈:  如果我见到傀儡演出你与你爱人间之那回事, 我也可以为之作个解说。

      欧:  您真锐利(注5), 殿下, 您真锐利。

      哈:  若要我变钝, 那可要教你呻吟一阵子的。

      欧:  您变本加厉, 由好至坏…

      哈:  好比虚情嫁丈夫(注6)…

            {向剧台上喊}
           开始罢, 凶手, 别再贼头贼脑的显露你那可恶的嘴脸了!
           动手罢!  嘎嘎啼叫之乌鸦早已在为复仇怒吼!(注7)

      陆:    {口中念念有词}
         『心黑手辣施毒去,
           无人瞧见好时机,
           剧毒链自深夜草,
           巫神三咒并添疾,
           发出魔力展功效,
           触之立刻把命殛!』

            [倒毒液於眠者耳内]

      哈:   {在台下大喊}
           他因觊觎他的产业而把他在花园内毒死。
            {指著死者} 他的名字叫巩查哥, 这是个最近的案子,
           有义大利文记载为证。
           你们马上就能见到凶手如何得到巩查哥遗孀之爱!

      欧:  国王站起来了。 

      哈:  怎么, 被空枪惊吓?

      后:  {对国王} 陛下怎么啦?

      波:  别演下去了!

      王:  拿火炬来, 走!

      波:  火炬! 火炬! 火炬!

             [众人均出, 仅留哈姆雷特与赫瑞修]

      哈:  {高声歌唱}
          『受创牝鹿去哭啼,
            无伤雄鹿游如昔,
            有人酣眠有人醒,
            世世轮回无足奇。』

           先生, 倘若以後我的命运转恶,
           你觉得我可否在帽上插些羽毛, 鞋上绑缀两个大花结地来戏班里充当一员?

      赫:  可领个半薪。

      哈:  我可要领个全薪。
            {再唱}
           『亲爱达蒙你应知, (注8)
             此邦君主非天尊,
             宝座上头是支–孔雀(注9)。』

      赫:  你应该把它押个韵才是(注10)。

      哈:  啊, 善良的赫瑞修, 为鬼魂之言, 我可掷注千镑, 你瞧著了么?

      赫:  瞧得很清楚, 殿下。

      哈:  当演至下毒时?

      赫:  我很仔细的观察了他。

      哈:  啊, 哈! 来, 奏乐! 吹箫者, 来呀!

           『倘若陛下不爱喜剧,
             那他确是无能欣赏!』

           来呀, 奏乐!

              [罗生克兰与盖登思邓入]

      盖:  好殿下, 请允许我与您谈句话。

      哈:  想谈整篇历史都可以。

      盖:  先生, 王上他…

      哈:  是的, 先生, 他怎么了?

      盖:  他回寝室後非常的不舒服。

      哈:  喝得太多啦, 先生?

      盖:  不, 殿下, 他发脾气。

      哈:  如果你聪明, 你就应把这些话去告诉他的御医,
           因为假如你要我去净他的肠胃(注 11)  , 恐怕那只会使他更发脾气。

      盖:  好殿下, 您能否理智点, 别信口胡扯?

      哈:  我没事了。 你继续说罢。

      盖:  您的母亲–皇后陛下–在极焦虑中遣送我至此。

      哈:  我很欢迎你来。

      盖:  不, 好殿下, 这种礼貌是错误的。
           假如您肯好好的回答我, 那我就把她的意旨向您传达;
           否则, 您的宽恕加上我的归返就算此事已了。

      哈:  先生, 我不能。

      罗:  不能什么, 殿下?

      哈:  给你一个好好的答覆; 我的脑子有毛病。 不过, 先生,
           我所能答覆的, 即是你所将得到的, 也即是我母亲所将得到的。
           不谈这些了, 言归正传罢。 我的母亲, 你说…

      罗:  她说了这些: 您近来之行为令她惊愕与懊恼。

   哈:  好个儿子能够令其母亲如此的惊愕。
           不过, 难道除了母亲惊愕之外就无其它事了吗? 请道来罢。

      罗:  她希望您在安睡前能与她在她寝室里谈话。

      哈:  本王子将服从她, 即使她是十倍我母。
           你还有何事须禀告本王子?   {摆出王子的驾子}

      罗:  殿下, 我曾一度蒙您错爱…

      哈:  现在仍是, 凭我这好扒好偷的双手发誓。  {抬起双手}          

      罗:  我的好殿下, 是何事令您发疯?
           您若不愿和您友人商讨您之心事, 那您无疑将自我禁锢。

      哈:  先生, 我缺擢升。

      罗:  那怎么可能? 您也听到国王亲口提出你将继承王位之事。

      哈:  是的, 先生啊, 套句老谚语:『草正长时…』(注12)

            [演员们持箫入]

           啊, 木箫, 让我看看。 {一演员递箫给哈姆雷特}

           {对罗生克兰} 我们来私下谈谈:
           为何你们老匍伏於我的下风, 好像想逐我於罗网?

      盖:  喔, 我的殿下, 我们的举止若有过唐突, 那是因我们爱您太甚。

      哈:  我可不懂这些。 
           你可不可以吹吹这支箫?

      盖:  殿下, 我不会。

      哈:  我求你。

      盖:  请相信我, 我不会。

      哈:  我诚心的恳求你。

      盖:  我不懂它的指法。

      哈:  它就像说谎一般的容易:
           你先用指头来控制这些孔洞, 然後用嘴吹之,
           它就会自然的发出美妙的音乐。
           你瞧, 它的指孔就在这儿。

      盖:  可是我无法让它发出协调之音乐, 因我缺此技能。

      哈:  怎么啦, 你看, 你是如何的小觑了我!
           你想玩弄我, 彷佛你早已熟悉了我的指孔;
           你想挖掘我心灵深处之奥密, 想教我奏出我的整幅音阶;
           可是, 在此区区一支小木箫, 虽然它拥有著无限的音乐、美妙之歌喉,
           你却无法使它发言。 混账! 难道你觉得我比一根木管还容易玩弄吗?
           你可把我当作任何乐器, 不过, 你是玩弄不了我的!

            [波隆尼尔入]

           {对波隆尼尔} 上帝祝福你, 先生。

      波:  殿下, 皇后想和您说话–马上。

      哈:  你有没有见到天边那片云? 它看起来像支骆驼。 {手指天上的一朵云}

      波:  老天, 它的确像支骆驼。

      哈:  我觉得它倒颇像支黄鼠狼。

      波:  它弓著背像支黄鼠狼。

      哈:  或像条鲸鱼。

      波:  也像条鲸鱼。

      哈:  那么, 我马上就会去见我娘。

           [私下] 他们把我搞得忍无可忍。

           [对波隆尼尔] 我马上就来。

      波:  我就如此的传告。

           [波隆尼尔出]

      哈: 『马上就来』讲得容易。

           {对罗与盖} 出去罢, 朋友们。

           [全体出, 仅留哈姆雷特]

           此刻已是众巫出游的深夜,
           墓园里的枯坟均已敞开, 地狱也在吐散瘟疫於人间。
           现在我可痛饮热血, 可去执行那能令白昼战栗之骇人工作。

           且慢, 让我先去见我的母亲…
           呵, 我的心呀, 别让我丧失天良,
           别让尼罗王之亡魂(注13)潜入此胸怀。
           我可残酷, 但不可无良心。
           我可用语言的利剑来刺戳她, 但决不用真刃。
           我的舌头与灵魂此时应效仿那伪君子:
           无论我用多么严厉的语言来谴责她,
           我的心灵将不容允我把它们履现成真。
 
            [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注:

     (1). 剧院的站票较便宜, 而观众的一般水准较低。

     (2). 特马根(Termagant): 陧造的回教神明。 在早期戏剧里是个大声、
          无拘束之角色。

     (3). 希律王(Herod): 犹太的有名暴君。

     (4). 有人认为变色蜥蜴(chameleon)吞空气为食。

     (5). 锐利(keen), 也带性欲激发之意。

     (6). 西方人婚嫁时之誓言:『可好可坏永相随…』
          在此哈姆雷特强调女人之虚伪。

     (7). 此句出於与莎士比亚同年代剧中之一词。

     (8). 达蒙(Damon): 罗马神话中之人, 以重友情出名。

     (9). 孔雀在莎士比亚的时代有淫乱及残酷的恶名。

   (10). 押过韵後,『孔雀』即成『驴』。

   (11). 『净肠』 的另 ㄧ解释就是『涤清罪恶』, 哈姆雷特在此故意
             用此双重意思。

   (12). 在当时所流传之谚语:『草正长时, 马儿饿死』。

   (13). 尼罗王: 古罗马之暴君, 鸩杀其母。

第三景: 宫中

             [国王、罗生克兰、与盖登思邓入。]

      王:  朕不喜欢他之模样; 坐视他之疯态也不安全;
           所以, 你们要有准备; 朕将命令他立即随你们一起赴往英格兰。
           朕不能让他所带来之威胁继续坐大。

      盖:  在下自会准备。

           无数庶民既食宿於陛下,
           维护吾邦万民生计乃吾等之神圣职责也!

      罗:  任何有生之物都会按本能的去全力自保,
           关键万民福利之国君更应如此。
           君王之殁, 通常不只是个人之灭亡,
           它却好似个庞大的旋涡, 能殃及百性, 能把他们并同卷入。
           这就好像高山顶上之一巨轮, 轮辐上悬挂著无数的小物件;
           当此巨轮轰然的滚下山时, 那些小物件也将同归於尽。
           因此, 国君从来不独自叹息;
           当他如此时, 全国也将一并的与其呻吟。

      王:  你们就准备立刻启程罢。
           我们应早点把那正逍遥於外之威胁禁锢起来。

      罗:  我们会尽快行动。

             [罗与盖出]

             [波隆尼尔入]

      波:  主公, 他现在正在往他母后寝室那儿去,
           我可躲在帐幕後偷听他们之交谈,
           我想她一定会把此事追究到底的。
           就如您之明智说法, 让第三者来听此会谈是没错的,
           因为母亲总会偏护儿子。
           再会, 主公, 我会在您就寝之前回来报告我所发现。

      王:  谢谢你, 贤卿。

            [波隆尼尔出]

           啊, 我的罪行之恶臭, 已贯冲云霄。
           它负带著元古最初之诅咒(注1): 一桩杀害兄弟之暴行。
           我无法祈祷, 虽然我真心的想如此去做;
           我的强烈罪恶感已击溃了此心愿,
           就如一人面临两方抉择而犹豫, 不知应先去做那个较好,
           而忽略了双方。

           倘若我这可憎的双手已沾满了厚厚的一层弟兄之鲜血, 那么,
           难道那甜美的天堂里就无足够的甘霖能够把它洗得雪白?
           难道老天的慈悲不是用来宽恕人之罪恶?
           也难道人们祈祷并不是为了它的双重力量:
           防止世人陷於罪恶, 并赦免已犯之罪人?
 
           我可向天堂仰望,
           我的罪行既犯, 那我应如何的去祈祷才能获得赦免?
         『请求赦免我狠毒之杀人罪』吗? 那是不可能的,
           因为我现在仍拥有著我杀人之所得:
           我的皇冠、我的地位、与我的皇后。

           假如一罪人仍拥有著他犯罪所得之赃物, 那他还能被赦免吗?
           在这腐败的世界里, 一个富有的犯人往往能用不名之财来贿赂官方,
           获得宽赦。 在天堂里可是不能这样的, 因为那里无贪污这回事;
           在那里, 仅有真相才是事实。 到那时, 我们将被迫为我们的一切过失作证,
           那怎么办? 我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呢?
           试试忏悔的力量罢–有何事不能用忏悔来化解呢?
           但是对一个无法忏悔之人来说, 它又有何用?

           唉, 这真是个糟糕的情况! 啊, 我的心黑如死!
           我的灵魂已被绑缚, 它愈挣扎, 被绑缚的愈紧。
           救我呀, 天使们, 请尽您们的力量!

           屈跪罢, 我这顽固的双膝;
           让我这铁石心肠柔软得如新生婴儿之肌肤。
           我还是有希望获得善果的。

             [国王开始跪祷]

             [哈姆雷特入]

      哈:  现在容易动手了, 当他在祈祷时; 我现在就下手杀了他…
            [拔出佩剑]

           … 然後他就直接上天堂; 这就算是复了仇?  这还需三思:

           一个恶徒杀了我的父亲,
           而我–父亲的独子–却保送此恶徒登上天堂(注2);
           什么, 这等於是成全了他; 这不算是复仇。

           他在我父亲未经悔过、罪恶贯盈时把他杀害;
           上帝对他的这笔账此时是如何的看法, 除了神之外, 有谁晓得?
           依凡人之推理, 这应算是个重罪; 但是,
           假如我正当他在忏悔时把他杀死,
           那他为此旅程已作了充份的准备工作;
           我能算是复了仇吗? 不!

           回鞘去罢, 宝剑呀, 让我寻个更好的机会:
           当他烂醉如泥、大发雷挺、淫榻寻欢、赌博渎神、
           或做其他毫无拯救可言之事时, 那时我再颠他於我的足下,
           教他双脚朝天, 一条地狱般黑恶之灵魂直归阴曹府。

           我的母亲正在等候我,
           这就算是你的救命符罢;
           让你暂延你的狗命!

            [出]

      王:  [站起] 我的祷言已在飞升,
           但我的心志仍留滞於地。
           无心之祷, 永远无法升天。

            [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注:

     (1). 圣经里亚当与夏娃之长子该隐(Cain)杀害其弟亚伯(Abel)
          後被放逐流浪, 此为元古之第一诅咒。

     (2). 人在死前若忏悔, 灵魂可直上天堂。

                              第四景:  皇后寝室

            [皇后与波隆尼尔入]

      波:  他马上就要到了。 您得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告诉他他所耍的这些把戏已令人忍无可忍, 并且您已过分的坦护他了。
            {拉开挂於墙前之帐幕} 我就匿声的躲在此後。
           对他, 您千万可别含糊!

      后:  这些你勿须害怕; 你可信任我。 赶快去躲罢, 我听到他来了。

            [波隆尼尔躲入帐後]

            [哈姆雷特入]

      哈:  娘, 有何事?

      后:  哈姆雷特, 你深深的触犯了你的父亲{指其叔}。

      哈:  娘, 你深深的触犯了我的父亲{指其父}。

      后:  来, 来, 别用那胡扯的口气来回答我。
 
      哈:  去, 去, 别用那邪恶的口气来问我话。

      后:  你怎么搞的, 哈姆雷特?

      哈:  怎么啦?

      后:  难道你忘了我是谁?

      哈:  没有啊! 以十字架发誓:
           你是一国之后, 你丈夫弟弟之妻;
           若非这些, 你也是我的母亲。

      后:  好, 既然你要如此, 那我就去找能和你说话之人来。
            {生气得站起来想走}

      哈:   {用力的阻挠她} 过来, 过来, 坐下! 不许动!
           待我取一面镜子来让你瞧瞧你内心之真面目。
           在那之前, 我不许你走开!
            {推她回椅子上}

      后:  你干嘛? 想杀人? 救命呀! 哇!

      波:  [在帐幕後] 什么事, 喂, 救命!

      哈:  {转过身来} 什么? 有老鼠? 一块钱便偿命, 去死罢!
           [拔出佩剑, 猛然的刺入帐幕]

      波:  [在帐幕後] 唉哟, 我死也!

      后:  天哪! 你做出了什么事?

      哈:  我不晓得; 那是国王吗?
            [掀开帐幕, 发现波隆尼尔已死]

      后:  哎呀, 这是个多么卤莽与血腥之行为啊! 

      哈:  一个血腥行为, 我的好母亲呀,
           几乎与谋杀一国君,
           然後与其弟结婚同样的邪恶。

      后:  谋杀一国君?

      哈:  对, 母亲, 就如我所说。
           {对波隆尼尔之尸体}
           你这个该死、轻率、好管闲事的傻瓜, 再会罢。
           我认错了人, 那你只好接受你的命运啦。
           你现在知道管闲事之危险了吧!
           {对皇后}
           别再扭你的双手了, 静下来, 坐著! 让我来扭你的心。
           我要如此, 除非你的那颗心已僵如铁石, 已邪恶及无耻成性,
           并已至无法穿透、无法听理之地步。

      后:  我做了什么事, 你胆敢用此等之放肆口舌来对我?

      哈:  你的行为能使清白蒙羞辱、美德成虚伪、真情成娼淫、婚盟成赌诺。
           啊, 它能废掉天下之所有盛重誓言, 把虔诚的祝祷贬为一串疯话。
           连苍天见到都会为之变色、为之心痛、为之焦虑审判日之即将来临。
 
      后:  唉, 我犯了什么穷凶恶极之涛天大罪?

      哈:  你看这幅画像 {掏出颈上项链所挂之小画像},
           也看这幅 {揪住皇后颈上项链所挂之另一幅小画像},
           这是两兄弟之肖像。

           这一幅所绘的, 他的相貌庄严如天神, 有著太阳神之发髻、
           天王之前额、叱吒风云之战神双目、和天使降落山巅之英姿。
           这些之组成, 就是神明们所认同之人类楷模, 也就是你的前夫。

           请看这下一幅: 这就是你的现任丈夫。
           他就像颗霉烂的禾穗, 败坏了他的健硕弟兄。
           难道你没长眼睛吗?
           难道你愿意走离这座丰裕美好的高山{指著其父之绘像},
           而觅食於如此贫脊之不毛之地? {指著叔父之绘像}
           哈, 你瞎了眼吗?

           你不能说那是为了爱情, 因为依你之年纪,
           情欲应已被减弱, 应已被驯服, 应已被理智取代,
           但是, 什么样的理智会使你由此{指其父}转至此{指其叔}?

           当然你也有知觉, 否则你怎能行动?
           不过, 你的这些知觉一定早已中风麻痹,
           因为连个疯子都不会犯如此的大错,
           理智也不会如此的被情欲驾驭, 无能作所抉择。

           你是中了什么邪, 它能使你如此的被蒙骗,
           你的视、触、听、嗅觉如此的被混淆?
           天晓得, 只要有半个健全的感官存在, 它都足够使你恍悟的。
           羞耻啊! 你的赧颜在那里呢?

           如果地狱之孽火尚能使年长妇人由骨髓内煽起淫念,
           那么在青春的狂焰里, 贞操岂不是块蜡, 它将瞬间熔化?
           别再指责少年人之冲动是可耻的了,
           当白发人自己的欲火也燃烧得同样猛烈,
           而理智亦被贬黜为情欲的淫媒时。

      后:  啊, 哈姆雷特, 别再说下去了,
           你已让我看清了我的灵魂深处, 看见在那里有洗涤不清之污点。

      哈:  哼, 生活在一张汗臭冲鼻, 充满油垢的温床里; 只知道在腐堕里翻腾,
           在龌龊的猪窝里寻欢做爱。

      后:  啊, 别再对我说这些了, 这些字句就像利刃般的刺入我的耳内,
           请别再说下去了, 甜蜜的哈姆雷特!

      哈:  一个凶手、恶徒, 一个不如你前夫二百分之一之佣奴,
           一个王者中之丑角, 一个篡夺江山、王位之贼子;
           他把那珍贵的王冠由架上窃去, 放入他的口袋中。

      后:  请别再说下去了!

      哈:  他是个破烂、褴褛之王。

            [鬼魂入]

           拯救我, 神圣的天使呀, 用您的翅膀来遮护我;
           陛下有何指示?

      后: {看不见鬼魂} 唉, 他疯了。

      哈:  您是不是来责骂您那怠惰的儿子,
           因他对您尊旨之执行有所耽误, 有所缺诚, 而乱了大事?
           请说呀!

      鬼:  记住, 我这次的造访只是来磨利你那已钝的心志。
           且看, 你的母亲心神已乱, 你应为她内心之争扎给与帮助;
           弱者特别容易受到幻念激动。 和她说话罢, 哈姆雷特。

      哈:  您还好吧, 娘?

      后:  唉, 你自己还好吧?
           何事会使你如此地眼望虚无, 对无形的空气喃喃有语?
           你的双眼放射出狂乱的光芒, 就像个刚被警报惊醒的士兵;
           你本来整齐的头发也一根根的直竖起来, 就像活过来般。
           我的好儿子啊, 请在扰乱你心神的烈焰中浇与清凉的镇静剂罢!
           你究竟在看些什么呢?

      哈:  看他! 看他! 看他惨淡的目光;
           看他之模样, 看他之冤情, 连顽石都会为之打动。

            [对鬼魂]
           别望著我了, 否则您那可怜的模样会使我失去我的狠酷决心,
           使我对我必做之事失去心志–由复仇转至流泪。

      后:  你在向谁说这些话?

      哈:  难道您看不见吗?

      后:  什么都没有呀! 能看到的, 我都看到了。

      哈:  您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后:  除了我们之外无其它声音。

      哈:  看呀, 您看, 在那里, 我的父亲, 穿著他在世时的衣裳。
           看, 他浮走了, 他马上就要出门去了。

            [鬼魂出]

      后:  这完全是你脑子所虚构之物, 疯症所善造之无体幻觉。

      哈:  疯症? 我的心脉也跳动得和您同样平稳, 相同的奏出健康之音乐;
           我所说的这些不是疯言狂呓,
           不信您可以考验我: 我能把这些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一遍,
           我若是真疯了, 那我必然无法如此办到。

           娘呀, 为了老天爷之慈悲, 别在您的良心上自敷安慰的膏药了;
           别只怪是我口出狂言, 而不承认是自己的过错。
           您这样做, 只能暂时在那溃烂的毒疮上盖层皮膜,
           但是, 在您看不见之深处, 腐败恶臭将依然如旧。

           向天忏悔罢, 反悔了昔日之过错, 以避来日之报应。
           别再往杂草丛上浇粪, 继续的加深您罪恶之臭了。

           请原谅我这些正义的申求, 因为在此放纵无羁的时代,
           连美德都需要和罪恶求恕;
           是的, 它需俯首屈膝的去恳求罪恶采纳它的忠言。

      后:  唉, 哈姆雷特, 你已把我的心剖为两半。

      哈:  啊, 把那腐坏的一半扔掉, 去用另一半来过纯洁的生活罢。

           晚安…可是别去我叔父的寝床那儿。
           就算您已毫无贞操, 但是您也可以装个样子。
           习性是个可畏的魔鬼: 它能把人类反抗邪恶之良知  食净罄;
           但它亦能作个神圣的天使: 它能使善行习以为常。
           您今夜之抑制, 能使明夜之节禁来之稍为容易, 後天的更加容易。
           反复的行事能改变一人之天性:
           它能让恶魔留宿於人们心内,
           但是也能坚决的把它从人们的心灵中驱逐出去。

           让我再度的向您道个晚安。 当您有心忏悔时, 我也会来向您求个祝福的。

            {对著波隆泥尔之尸首}
           对他, 我深感懊悔。 这是上帝给我之惩罚, 就像我也是上帝给他之惩罚;
           我只不过是个上天的鞭子、判官。
           我应去处理这具尸首, 为他之死做个交代。

           再一次的, 晚安。
           为了要行善, 我必须狠毒。
           这是个不好的开始, 更坏的还在後头呢。
           还有一句话, 母亲。

      后:  你要我怎样?

      哈:  无论如何, 别做这件事情:
           别让那脑满肠肥的国王再度勾引您上床, 然後淫秽的捏您的面颊,
           称呼您为他的宝贝儿。
           更勿在他的几个污秽的亲吻或一阵爱抚後, 把事情的真相全盘招出,
           说我不是真正的发狂, 而只是装疯而已。
            {讥讽的} 您是有责任告诉他这些的,
           一个这么美丽、清醒、聪明的皇后怎能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藏匿起来,
           而不去告诉给那支蛤蟆、蝙蝠、公猫听呢? 有谁会去干这种傻事?
           不, 您可以学那寓言里的猴子,
           您可以不顾情理、毫不谨慎的把屋顶上的鸟笼打开, 把鸟儿都放走,
           然後为了想学飞, 一头钻进鸟笼里,
           最後连笼子一起把脖子给摔断{注1}。

      后:  你可以放心, 如果语言乃气息之呵出, 而气息乃出自生命,
           那么, 我无足够的生命来呵出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

      哈:  我即将被遣送至英格兰, 您晓得吗?

      后:  唉, 我都忘了, 此事是如此决定的。

      哈:  我的两位同学们携有一封密函;
           我信任他们, 就像我信任两条长有利牙的毒蛇一般:
           他们心怀鬼胎的想把我送进一个圈套里。
           这也罢, 见到一个炮手被自己的炮轰, 倒也是挺有趣的。
           他们会埋藏地雷, 但是我能埋得比他们更深一尺, 把他们给炸到月亮上去。
           以计攻计, 才真妙哉!
           {对著波隆尼尔的尸首}
           此人会使我提早我的行程; 我把他抬至隔壁的房间罢。
           娘呀, 我再度的向您请安。
           这位大臣生前是个愚蠢、饶舌的家伙,
           现在他却变得多么的安静、谨慎、与庄重。
           来呀, 先生, 把咱们的事情办完罢。
           晚安, 母亲。

             [哈姆雷特拖著波隆尼尔的尸首出场; 留皇后於室]

                          {第三幕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注:

        (1). 欧洲中古时代之寓言, 详细情节现已失传。

Advertisements

About leng xuetian(冷雪天)

I am an art lov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