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第三幕

                              第一景: 宫庭内一室

        [国王, 皇后, 波隆尼尔, 欧菲利亚, 罗生克兰, 与盖登思邓入]

      王: {对罗与盖} 而你们无法在谈话中发现他为何要表现得如此神魂颠倒,
          以狂烈及危险的疯癫症搅乱其安宁?

      罗: 他也承认他心神恍惚, 但是他不肯说出其中之原因。

      盖: 并且他也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探讨。
          当我们想刺探他之真相时, 他就狡滑的躲避询问。

      后: 他有无乐意的会见你们?

      罗: 很有礼貌的, 像个绅士。

      盖: 但也十分勉强的。

      罗: 他很寡言, 可是他也了当的答覆了我们所求。

      后: 你们有没有刺探他有何消遣?

      罗: 夫人, 我们去会他时才超越了一班伶人。
          当我们告诉他此事时, 他好像很高兴听到此消息。
          他们现在已在宫中, 并我相信他们已被雇於今夜为他演出。

      波: 这些完全正确。 并且他也叫我来邀二位陛下去一同观赏此剧。

      王: 吾甚乐意, 并很高兴他有如此之嗜好。
           {对罗与盖}
          先生们, 请多鼓励他往此娱乐发展。

      罗: 我们会的, 主公。

           [罗生克兰与盖登思邓出场]

      王: 甜蜜的葛簇特, 请你也暂且离我们一下,
          因为我们已私下设计唤哈姆雷特来此, 让他能偶然似的撞见欧菲利亚。
          那时我可与她父亲藏匿於隐密之处, 作合法的旁听,
          不需露面的为此邂逅作个坦白的判断, 观察他的举止,
          看他所患的是否真的是相思病。

      后: 我将听从您的旨意。
          至於欧菲利亚, 我希望你之美貌的确是令哈姆雷特疯狂之原由,
          也希望你之美德能令其重获心智, 能共享此二美。

      欧: 夫人, 我也同样的祈望。

[皇后出]

      波: 欧菲利亚, 你到这儿来。
           {对国王, 指著一藏匿处}
          陛下, 委屈您了, 我们可藏於此处。
           {转向欧菲利亚, 递给她一本诗经}
          请念这本诗经, 这样你看起来比较像单独在此。
           {再对国王}
          我们也经常犯此罪行, 这种例子可多了:
          利用神圣的姿态及虔诚的动作来遮掩魔鬼之工。

      王:  [暗思]
          啊, 的确呀! 此话真狠狠的鞭鞑了我的良心!
          一个娼妓的抹粉面颊
          也不见得会比我这用粉饰语言来遮掩之虚假行为更加丑陋。
          啊, 这是个沉重的包袱!

      波: 我听到他来了, 我们退下吧, 主公。

                [国王与波隆尼尔出]

                [哈姆雷特入]

      哈:     {自言自语}
           生存或毁灭, 这是个必答之问题: 
           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
           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
           并将其克服。
           此二抉择, 就竟是哪个较崇高?

           死即睡眠, 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
           那么, 此结局是可盼的!

           死去, 睡去…
           但在睡眠中可能有梦, 啊, 这就是个阻碍:
           当我们摆脱了此垂死之皮囊,
           在死之长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它令我们踌躇,
           使我们心甘情愿的承受长年之灾,
           否则谁肯容忍人间之百般折磨,
           如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或庸民之辱,
           假如他能简单的一刃了之?
           还有谁会肯去做牛做马, 终生疲於操劳,
           默默的忍受其苦其难, 而不远走高飞, 飘於渺茫之境,
           倘若他不是因恐惧身後之事而使他犹豫不前?
           此境乃无人知晓之邦, 自古无返者。

           所以,「理智」能使我们成为懦夫,
           而「顾虑」能使我们本来辉煌之心志变得黯然无光, 像个病夫。
           再之, 这些更能坏大事, 乱大谋, 使它们失去魄力。
             {见到欧菲利亚}
           哦, 小声。

           美丽的欧菲利亚, 可爱的小姐, 在你的祈祷中可别忘了我的罪孽。

      欧:  殿下这几天来如何?

      哈:  我谦逊的谢谢你; 很好。

      欧:  殿下, 这里有些你从前给我之记念品, 我一直想还给你,
           希望你把它们收下。

      哈:  不, 才不, 我从来没给过你任何东西。

      欧:  尊贵的殿下, 你知道你曾经有过,
           并且当时还添加了你的香甜蜜语, 使它格外的珍贵。
           现在既然此芳已散, 你就收回这些罢。
           对有情人来说, 送礼者若无诚, 那此礼就会失去意义。
           拿去罢, 殿下。

      哈:  哈哈, 你有无贞节?     {注意的端详}

      欧: {吃惊} 殿下?

      哈:  你美吗?

      欧:  殿下是什么意思?

      哈:  你若有贞节, 并有美貌, 那么, 你的贞节不应和你的美貌有所来往。

      欧:  美貌与贞节, 能有比此更完美之结合吗, 殿下?

      哈:  当然有的: 美貌能败坏贞节, 使它淫荡;
           这比贞节能感化美貌来得容易。
           从前这是无法想象的, 但是现在它已得到了时间的证实。
           我曾爱过你, 在以前。 

      欧:  你的确曾令我如此的想过, 殿下。

      哈:  当时你不应该相信我:
           可把美德之枝接於罪孽之干,
           但其果实仍将存有罪恶之苦涩 {注1}。
           那不是爱。

      欧:  你真的把我给骗了。

      哈:  你去进尼姑庵罢!
           难道你想做一窝罪人之生母?

           我还算是个有点道德的人,
           但是我能说出我的许多过失,
           使我觉得我的母亲是不应该生了我。
           我骄矜、记仇、有野心;
           藏匿於我内心之为恶潜能, 庞大的使我无法想象, 繁多的令我无空实践。
           像我这种家伙,   存於天地之间有啥用处?
           我们都是坏蛋, 千万别相信我们。
           你去尼姑庵罢。

           你父亲呢?

      欧:  在家里, 殿下。

      哈:  让他被锁在那儿好了, 这样, 他只能在自己家  当个傻瓜。
           再见。

      欧:  啊, 老天爷, 请帮助他!

      哈:  将来你若会出嫁, 那就让我送句恶言来给你做嫁  :
           尽管你是守操如冰, 还是贞洁如雪, 你将无法逃离流言的毁谤。
           你去进尼姑庵罢! 再见。
           倘若你非嫁人不可, 那就嫁个傻瓜好了,
           因为聪明人都晓得你会使他们当乌龟。 请赶快进尼姑庵了吧!
           再见。

      欧:  请上帝之神力使他痊愈。

      哈:  我听说过你的那些胭脂饰品,
           上帝给了你一张脸, 你却偏要把它打扮成令一个。
           你卖弄风情, 你矫文饰字, 你油腔滑调, 你虚情假意。
           够了, 不谈了, 我火了。 我说, 我们以後不许再有婚姻。
           已婚之人可以继续生活下去, 除了一人之外,
           其他的人们均应保持现状, 不许结婚。
           你去尼姑庵罢, 走呀!

            [哈姆雷特出]

      欧:  啊, 这位高贵的灵魂已全失去理智!
           朝士的相貌, 军曹的武艺, 学者的口才, 一国之君的辉煌前途,
           万人楷模的翩翩风度, 显赫的至高尊严, 这些全毁了, 全毁了!
           我是个最伤心, 最不幸的女人。 我曾听过他甜如蜜糖的美言,
           但是现在却目睹他丧失其崇高的理智, 就像一串七上八下的铃铛,
           失去了它们的和谐。 至上的青春典范, 就如此地在疯症中被摧毁。
           啊, 我曾见过的, 与我现在所见到的, 它们令我痛心!

            [波隆尼尔与国王入]

      王:  痴情? 他的神情看来并无此倾向;
           他所说的话, 虽缺条理, 但也不见得表示他是个疯子。
           他的内心深处正在为某事困扰, 而我观此事将涉及凶险。
           为了要防此事, 我已决定此策: 立即把他送往英格兰,
           让他去收领欠於我国之贡金,
           也希望此海旅、新环境与新事务能使他排除此令其古怪之忧扰。
           你觉得呢?

      波:  这是个好主意。 不过, 我还是认为,
           他的悲哀原因还是因为他未尝得到爱。
           好了, 欧菲利亚, 你无需告诉我们哈姆雷特殿下说了些什么,
           我们全听到了。
           陛下, 您可随意行事; 不过, 您若同意,
           看完戏後可让他去与其母后单独谈话, 要求他表露其悲哀之原因。
           让她坦率的与他面谈, 那时, 您若准许, 我可藏在一处窃听他们的话。
           倘若她找不出其中原因, 那就把他遣送去英国,
           或随意把他监禁在您想要之处。

      王:  就这么办。 贵人之狂, 决不可轻视!

              [全人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译者注:

         (1). 劣根性难改之意。

 
Advertisements

About leng xuetian(冷雪天)

I am an art love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ook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