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ooks

相似的生命(Similar life)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相似的生命(Similar life) 1-2:WEN CHENG-MING (1470-1559) 3:Mengchu.Qi(1968-         ) 相似的生命(Similar life) The first painting is an ancient Chinese paintings of the Ming Dynasty. The third piece is the work of today’s artists in China Mengchu,Qi. 第一幅绘画是中国古代明朝时期绘画作品. 第三幅是中国当今艺术家齐梦初的作品. 这是跨越时间的相似的生命.只希望他依旧是他,是那个第一眼的他.不会因时间和社会的风尘所洗所染. 待续..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Books, Painting Appreciation:Mengchu Qi | Tagged , , , , , , , | 3 Comments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Posted in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Books | 4 Comments

《A HISTORY OF ART》–Chinese and Korean Art

《A HISTORY OF ART》–很喜欢自己的这本书,包含了亚洲与欧洲的艺术精华藏品历史背景与讲解。这篇博文专一写Chinese and Korean Art中的关于中国部分,在今后的读书里,会继续分享关于其它国家民族的文化艺术历史点滴。 “艺术史” – 中国和韩国的艺术”,看题目开始不解,不过后来想起,韩国在古代亚洲历史中,和中国文化艺术与政治是无法分离的,因历史原因,韩国做过古中国政府的附属国,在这段历史背景下,自然在关于古艺术文化史中是无法分离的,当然,还有中国的疆域邻居日本(JAPANESE),都是与古中国文化艺术紧密相连。 对于文化艺术,我始终坚信,没有谁胜谁负,艺术和文化是没有国界的,只有在文化艺术的精华里相互影响相互吸取相互赋予,使文化艺术得益与更美好的发展与延续。 这些图片是来自这本《A HISTORY OF ART》,中艺术史Chinese and Korean Art里的中国部分。     A wine vessel (yu) of  the  Shang  Period  in the  shape of a tiger with  a human being . Muse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Book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想起散文家“陆蠡”

想起散文家“陆蠡”。这想是在”沧海一声笑那豪爽大汉的歌声里,那份豪情使自己心欢神唱,忘了痛缠身。在那豪放不勒的歌声里想起内心温柔的大散文家“”陆蠡”,心中痕迹最深的就是“孤独寂寞是最佳伴侣”,他内心的温柔细腻,那种温情是很难得的。在他豪爽的大丈夫外表下深埋着一枚温热细致的心,无尽的渗透着一种安逸和平。“”陆蠡”这种心境或许和他生活的环境有关吧,充满了闲静淡然的天台气息,熏染了这大男人,完美具备内外的不同性情,外在豪爽内在的细密温柔。他的眼神里和一个人那么的相似,内在也那么相同。不觉得感慨的自我娇情一翻。。笑那内心还是小男生似的那个男人。 《烟》,是“”陆蠡”翻译的作品,我喜欢。“”陆蠡”在我小小的世界里是真正的散文家。与尊敬的朱先生朱自清有一比,我还是喜欢陆先生。陆先生一生中最珍贵的一样精神品质和尊敬的叶先生所共有,那就是一但内在生命精神受到屈辱,他们内在的那强悍冲天的力,会促使他们不顾一切去挣脱那屈辱所带来的束缚,那种力是惊人的。 待续、、、又开始阵痛。。沧海一声笑。。。豪放坚毅。。。那是骄汉何等的雄壮呀。。。 陆蠡的散文无不渗透着他的天然清纯气息,要人忘都忘不得的世界,他的文字和他本人就如他那小圆窗上的那枝青绿,净净的温柔又刚毅。陆蠡的绿是优美闲静阳光的,这点要比朱自清先生的忧郁的绿要清美悠闲,似乎一屡夏日里树荫下的小风清爽舒意。我不知道别人会否在时间里忘记陆蠡,但是我知道我是无法忘记的,就是沙漠底下的小溪流一样幽幽的流淌着。。。我喜欢青凉的静绿。。这千真万确的符合着我本质的真处。就似少时的景象,在他人眼睛里我是寂寞的,但是在我心里,我是快乐的,独自的快乐着,在自己的世界里看天看风云的飘流。。 附件原文: 《囚绿记》序 我羡慕两种人。 一种赋有丰盛的想象,充沛的热情,敏锐的感觉,率真的天性。他们往往是理想者,预言者,白昼梦者。他们游息于美丽的幻境中,他们生活在理想之国里。他们有无穷尽的明日和春天。他们是幸福的。 另一种具有冷静的思维,不移的理智,明察的分析,坚强的意志。他们往往是实行者,工作者,实事求是的人。他们垦辟自己的园地,他们的生活从不离开现实。他们有无止境的乐趣和成就,他们是幸福的。(雪天批:“这两种人如今就那么完美的在一个人身上完美无缺的存在着,感性的诗意与严谨的科学思维,这要我心怀无限感激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之鉴,使自己在迷失这么多年里回头看,看那个我心里的地方,安静平和的世界,感激着他的不客气的指纠。天台赋予了他和“陆蠡”,羡慕的那两种人完美合一的奇美世界和特有的品质。完全符合自己内心的‘那个点’。这使自己生命无限之悦的。”) 前者是诗人的性格,后者是科学家的典型。 前者是感情的师傅,后者是理智的主人。 我羡慕这两种性格。 反观我自己? 两者都不接近。(雪天批:陆蠡很接近,他所选择的生活之路,由文人走向战士!可恒也接近这两种性格,且完美的在他身上如此体现出来,那种接近的要我吃惊,也要我平静的出奇,且也令己心美。所以内心总是很感激那位伟大的母亲,她不知她诞下一位怎样的男子。。。一个包容性出乎意料的世界。。) 我是感情的奴役,也是理智的仆隶。 我没有达到感情和理智的谐和,却身受二者的冲突,我没有得到感情和理智的匡扶,而受着它们的轧轹;我没有求得感情和理智的平衡,而得到这两者的轩轾。我如同一个楔子,嵌在感情和理智的中间,受双方的挤压。我欢喜幻想,我爱做梦,而我未失去动物的本能,我不能扮演糊涂,假作惺忪。我爱松弛灵魂的约束,让它遨游空际,而我肉身生根在地上,足底觉触到地土的坚实。我构设许多崇高的理想,却不能游说自己,使之信服,我描拟许多美丽的计划,仍不能劝诱自己,安排自己。我和我自己为难。我不愿自己任情,又不能使之冷静;我想学习聪明,结果是弄巧反拙。我弃去我所喜悦的我所宝贵的,而保留住我所应当忘去的应当屏除的;我有时接受理智的劝告,有时又听从感情的怂恿;理智不能逼感情让步,感情不能使理智低头。这矛盾和轇轕,把我苦了。(雪言,对个人幸也是不幸着,恰如其分兼顾太难太难…) 啊!我是一个不幸的卖艺者。当命运的意志命我双手擎住一端是理智一端是感情的沙袋担子,强我缘走窄小的生命的绳索,我是多么战兢啊!为了不使自己倾跌,我竭力保持两端的平衡。在每次失去平衡的时候便移动脚步,取得一个新立足点,或则是每次移动脚步时,要重新求得一次平衡。(或许这就是人生的真实,人生何尝不是在卖艺?凡是用自己的全部的家当去走路的时候,又多象是一位虔诚的艺人,把自己里外的翻着出售给岁月,途上的风霜是唯一真实的观众,却不是买家,仅仅是看戏的观家…雪言雪感.) 就是在这时刻变换的将失未失的平衡中,在这矛盾和轇轕中,我听到我内心抱怨的声音。有时我想把它记录下来,这心灵起伏的痕迹。我用文字的彩衣给它穿扮起来,犹如人们用美丽的衣服装扮一个灵魂;而从衣服上面并不能窥见灵魂,我借重文采的衣裳来逃避穿透我的评判者的锐利的眼睛。我永远是胆小的孩子,说出心事来总有几分羞怯。 这集子就是我的一些吞吐的内心的呼声,都是一九三八年秋至一九四○年春季间写的。在这时期内敢于把它编成集子问世,是基于对读者的宽容的信赖的。 至今还不曾替自己的集子写序。写这序的,是自白的意思,也是告罪的意思。以后,不想写什么了。 一九四○年六月二十五日 《囚绿记》 这是去年夏间的事情。 我住在北平的一家公寓里。我占据着高广不过一丈的小房间,砖铺的潮湿的地面,纸糊的墙壁和天花板,两扇木格子嵌玻璃的窗,窗上有很灵巧的纸卷帘,这在南方是少见的。 窗是朝东的。北方的夏季天亮得快,早晨五点钟左右太阳便照进我的小屋,把可畏的光线射个满室,直到十一点半才退出,令人感到炎热。这公寓里还有几间空房子,我原有选择的自由的,但我终于选定了这朝东房间,我怀着喜悦而满足的心情占有它,那是有一个小小理由。 这房间靠南的墙壁上,有一个小圆窗,直径一尺左右。窗是圆的,却嵌着一块六角形的玻璃,并且左下角是打碎了,留下一个大孔隙,手可以随意伸进伸出。圆窗外面长着常春藤。当太阳照过它繁密的枝叶,透到我房里来的时候,便有一片绿影。我便是欢喜这片绿影才选定这房间的。当公寓里的伙计替我提了随身小提箱,领我到这房间来的时候,我瞥见这绿影,感觉到一种喜悦,便毫不犹疑地决定下来,这样了截爽直使公寓里伙计都惊奇了。 绿色是多宝贵的啊!它是生命,它是希望,它是慰安,它是快乐。我怀念着绿色把我的心等焦了。我欢喜看水白,我欢喜看草绿。我疲累于灰暗的都市的天空,和黄漠的平原,我怀念着绿色,如同涸辙的鱼盼等着雨水!我急不暇择的心情即使一枝之绿也视同至宝。当我在这小房中安顿下来,我移徙小台子到圆窗下,让我的面朝墙壁和小窗。门虽是常开着,可没人来打扰我,因为在这古城中我是孤独而陌生。但我并不感到孤独。我忘记了困倦的旅程和已往的许多不快的记忆。我望着这小圆洞,绿叶和我对语。我了解自然无声的语言,正如它了解我的语言一样。 我快活地坐在我的窗前。度过了一个月,两个月,我留恋于这片绿色。我开始了解渡越沙漠者望见绿洲的欢喜,我开始了解航海的冒险家望见海面飘来花草的茎叶的欢喜。人是在自然中生长的,绿是自然的颜色。 我天天望着窗口常春藤的生长。看它怎样伸开柔软的卷须,攀住一根缘引它的绳索,或一茎枯枝,看它怎样舒开折叠着的嫩叶,渐渐变青,渐渐变老,我细细观赏它纤细的脉络,嫩芽,我以偃苗助长的心情,巴不得它长得快,长得茂绿。下雨的时候,我爱它淅沥的声音,婆娑的摆舞。 忽然有一种自私的念头触动了我。我从破碎的窗口伸出手去,把两枝浆液丰富的柔条牵进我的屋子里来,教它伸长到我的书案上,让绿色和我更接近,更亲密。我拿绿色来装饰我这简陋的房间,装饰我过于抑郁的心情。我要借绿色来比喻葱茏的爱和幸福,我要借绿色来比喻猗郁的年华。我囚住这绿色如同幽囚一只小鸟,要它为我作无声的歌唱。 绿的枝条悬垂在我的案前了。它依旧伸长,依旧攀缘,依旧舒放,并且比在外边长得更快。我好像发现了一种“生的欢喜”,超过了任何种的喜悦。从前我有个时候,住在乡间的一所草屋里,地面是新铺的泥土,未除净的草根在我的床下茁出嫩绿的芽苗,蕈菌在地角上生长,我不忍加以剪除。后来一个友人一边说一边笑,替我拔去这些野草,我心里还引为可惜,倒怪他多事似的。 可是在每天早晨,我起来观看这被幽囚的“绿友”时,它的尖端总朝着窗外的方向。甚至于一枚细叶,一茎卷须,都朝原来的方向。植物是多固执啊!它不了解我对它的爱抚,我对它的善意。我为了这永远向着阳光生长的植物不快,因为它损害了我的自尊心。可是我囚系住它,仍旧让柔弱的枝叶垂在我的案前。 它渐渐失去了青苍的颜色,变成柔绿,变成嫩黄,枝条变成细瘦,变成娇弱,好像病了的孩子。我渐渐不能原谅我自己的过失,把天空底下的植物移锁到暗黑的室内,我渐渐为这病损的枝叶可怜,虽则我恼怒它的固执,无亲热,我仍旧不放走它。魔念在我心中生长了。 我原是打算七月尾就回南去的。我计算着我的归期,计算这“绿囚”出牢的日子。在我离开的时候,便是它恢复自由的时候。 芦沟桥事件发生了。担心我的朋友电催我赶速南归。我不得不变更我的计划,在七月中旬,不能再留连于烽烟四逼中的旧都,火车已经断了数天,我每日须得留心开车的消息。终于在一天早晨候到了。临行时我珍重地开释了这永不屈服于黑暗的囚人。我把瘦黄的枝叶放在原来的位置上,向它致诚意的祝福,愿它繁茂苍绿。 离开北平一年了。我怀念着我的圆窗和绿友。有一天,得重和它们见面的时候,会和我面生么? ~~~~~~~~~~~~~~~~~~~~~~~~~~~~~~~~~~~~~~~~~~~~~~~~~~~~~~~~~~~~~~ 光阴 我曾经想过,如若人们开始爱惜光阴,那末他的生命的积储是有—部分耗蚀的了。年青人往往不知珍惜光阴,犹如拥资巨万的富家子,他可以任意挥霍他的钱财,等到黄金垂尽便吝啬起来,而懊悔从前的浪费了。 我平素不大喜爱表和钟这一类东西。它金属的利齿窸窸瑟瑟地将光阴啮食,而金属的手复的的答答地将时间一分一秒地数给我。当我还有丰余的生命留在后面,在时光的账页上我还有可观的储存,我会像一个守财虏,斤斤计较寸金和寸阴的市价么?偶然我抬头望到壁上的日历,那种红字和黑字相间的纸页把光阴划分成今天和明天。谁说动物中人是最聪明的?他们把连续的时间分成均匀的章节,费许多精神去较量它们的短长。最初他们用粗拙的工具刻划在树皮上代表昼夜,现在的人们则将日子印在没有重量的纸条上每逢揭下一张来,便不禁想:“啊!又过了一天!”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xuetian:life Note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心上的青\曾经的书《觞政》

    《心上的青》 一年一年如云水 这支青依旧心上垂 净水闲风堤坝行 如故   片雪清清叶上坐 合心闭眼闻流云   光的身后无字 独行独守 一净一屡寒 人生无非也如此   净水洗云幻作泉 青林清枝 山中隐 吃风咽雪 伴着溪水看流光 一晃三行 光年又一圈     曾经的书《觞政》 曾经的书《觞政》 既然画笔的思线暂时断了,就干脆凭借记忆找时间里的旧字一阅,昔时的东西忘记的不少,或许远离了方块字的根之故,仅有的记忆也残存不多,看着案上的圆灯恍惚着,忽然想起袁宏道的《觞政》,也紧忙着把藏字抓出来一阅,“凡醉有所宜。醉花宜昼,袭其光也。醉雪宜夜,消其洁也。醉得意宜唱,导其和也。醉将离宜击钵,壮其神也。醉文人宜谨节奏章程,畏其侮也。醉俊人宜加觥盂旗帜,助其烈也。醉楼宜署,资其清也。醉水宜秋,泛其爽也。一云:醉月宜楼,醉暑宜舟,醉山宜幽,醉佳人宜微酡,醉文人宜妙令无苛酌,醉豪客宜挥觥发浩歌,醉知音宜吴儿清喉檀板。” 喜欢文字里的对雪饮酒之写,“醉雪宜夜,消其洁也。。。醉山宜幽。”这景况曾经在自己青色正浓时,在香山的酒馆里体验过,穿越红色液体,再看夜色里的雪色,那庄重的红遮盖个满眼,眼睛似乎也微醉样,独自看雪听夜,山雪在风中幽幽说唱着,自己的心神其实在与之附和,门外的雪在风里缓慢的献舞,就没醉我几分,倒是景要人醉的一踏糊涂,眼睛痴迷的看着夜色里雪片清凉,偶时有点小风进来,要心畅快一吸那雪味的青甜。 木门微开,小街上那砖石地面被雪掩埋,似乎大雪很不愿意被脚印破坏其美,风雪轻飘的急忙掩盖零星过往的小痕。 如今这景这情该是没了,那幽静小街如今也不幽也不静了,添加了不少杂声碎语,记忆里的也就仅存于记忆了,成一片旧旧的不落于心枝的叶。 写于昨夜凌晨。笔闲时。  

Posted in Books, My Paintings--(lengxuetian冷雪天), poem by xuetian, xuetian:life Note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年轮、行于干涸、路、茧、读字

《年轮》 年轮在光天化日里 无声的就把人缠绕 不留一字也不遗下薄纸小片 就那么公然把青色席卷 细密的纺织在圈圈里 在生命的天山造就一件 精致而密不透风的茧 话说着长短之间的人生 随意囊括在简易的包裹里 就那么头也不回的走了      《行于干涸》 喜欢一个人独自背着简易的行囊在荒芜里行走,走累了可以光着脚,鞋被手提着或者放在肩上举着它,继续在漫无边际的路上闲逛,脚如果罢工,那就席地而坐合眼睛做个梦,途上不怕被路上的砾石扎破脚,因为还有肩上的鞋为依靠。在干涸的道上,没奢望会在路上能够看见惹眼的葱绿一洲,也不渴望能遇见山泉静水。 在干燥里就那么一个人野野的在自己的路上行,独自看天独自走地,也不用说话也不用思考,可以丢弃所谓文明,肆意放纵着内心原本的粗糙,可以狂野着走路和随便张口呼吸。唯一可以思考与对话的也就是随着头顶上一起移动的一片蓝,一朵云和放脚的一块会流动的地面及耳边那一屡小风,除此之外就再也没什么了。 行于干涸自知有干涸的魅力,苍劲就那么雄性迥然地写在干涸的缝隙枯草枝杈上,然,在干涸的内心则可是汪洋无际的水蓝蓝,可以把心脱光光的自由放牧在水中,就如鱼尾巴一样自在着。谁能说这干涸不魅?谁能夸下海口说:大洋没有干涸的一面?其实很多所谓的绿也就是一具漂亮的空壳,实质上内里也就是苍白无力如沙堆样的一架带着泥肉的枯髅,稍微有点风过即刻坍塌。要不就是漫无边际的哀求着,为廉价的呻吟贴上一纸轻薄的签符,在无稽之谈里满足牙齿那虚荣一笑。 走在人的生活和那长不长也短不短的生命路途,谁能说总是一眼的绿地青洲?也许那青野之美只是思想的幻觉也未尝不可。且说荒芜有荒芜的魔魅,那荒芜的苍凉里有着骄傲的气,足可以与苍天比肩。开眼与合心也就是那么瞬息之间。何况在干涸的路上行走。。  《路》 人走在路上,是不能有回头的,哪怕走过的那路上风景在时光变换机里怎样的被光线魔术,怎样的集色彩之精华,无论成一匹何等耀眼的锦也不能回首。我知道自己远不会在一线里迷失自己的心智与决定。毕竟路是要人向前行的,而非拾脚后退。更不会沉迷于那一字一言之说。说是一根肉舌所能做的,行路不需要舌头的工作,而是选择运动的脚,选择眼睛敏锐的观察与耳的灵敏听力,需要大脑果断的定论作为最佳伙伴。  《茧》 小虫在时间里恍惚 不觉把心介入由过去漂移来的烟雾 谁知那丝丝屡屡的缈缈 竟在流水里无声经反复转换而成荫 被影形皆无的光线催化为茧 也再次领略什么是织茧之痛 绚丽的锦是不能看 光艳的缎不能轻易上身 因那是茧痛的集合    《闲云流水》 近些天总是夜读一先生小字为先,那感觉真的字字如闲珍,行行渗透着似山溪静流且给情绪一闲云流水样深感,对于阅读好字我相信自己潜在的先天小觉,喜爱之情有余的。越往后看越愧己有种窥视其心境之嫌。 心境不幽不淡的人是难以写出那清闲之随文,有些图字还是属于资料性质,而自己出于某些私人原因也就不能在此注明其笔名。也只能一笑了之。 再说那整齐字句可以用高山流水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字里字外意味就是那么要读者的我,心不得不闲静下来,使神安然于深夜灯。。在这样的情绪里不能不轻耍点小墨,似乎这夜更是恬静的缘故是彼此都喜欢且也粉着一位上世纪的著书先生。发觉其中所例举的书单中也有读过的,着实令心又喜一步。。 阅读小觉。 落笔1/14/2012/ 12:58 AM  US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poem by xuetian, xuetian:life Notes, xuetian:原创摄影(Photography)、生活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Books

  我喜欢这上下两本书,第一本书的封面雕像给我一张小画的随想,第二本书是里面的一篇文章引起我的兴趣,因为我从身后的人那里知道了一件事情,嘿嘿,故而一翻书就看见关于那人讲述的事件来,所以,就翻阅了这些书籍。关于第二本书籍的那篇文等抄写完全了。。。    

Posted in Books, xuetian:life Not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短暂与恒久

感慨一个人的生命也就不过是说声“一”字的时间,可是在感情里岂止是说声“一”?看朋友“陈荣生”先生的一段译文,要自己心伤叹息感慨情感人生是无崖无岸。短小文字似乎是镜子一样照见心上那一段似乎已经消退出生命的影子,可惜消退仅仅是一个自我麻醉的虚无之意,一杯自我的假性忘记。。真实的消退或为保持永恒,唯一的途径应该就是“死亡”。 by xuetian “Next morning, the boy butterfly waits for the flower to open so that he can sit in it before the girl butterfly does. After waiting for some time, the flower finally opened. Guess what did he see?   He saw the dead girl butterfly inside the flower. The boy butterfly was shocked! The girl butterfly had stayed inside the flower all night so that she can fly to him and tell him how much she loves him when the flower opens in the morning. This is true love. Life is love.”     PS: Life is love   蝴蝶之爱   陈荣生译     两只蝴蝶恋爱了。    一天,他们说好了要玩玩捉迷藏。    游戏期间,雄蝴蝶说:“我们来玩一个小小的游戏吧。”    雌蝴蝶说:“好啊。”    雄蝴蝶说:“明天早上谁先坐在这朵花中,谁就是更爱对方的那个。”    雌蝴蝶说:“好啊。”    第二天一早,雄蝴蝶飞去等待鲜花的绽开,这样他就可以在雌蝴蝶之前坐到花中了。等待了一段时间之后,花终于绽开了。请猜猜,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雌蝴蝶已经死去,躺在花朵之中。雄蝴蝶震惊了!    雌蝴蝶在花中呆了一整夜,为的是在第二天早上鲜花绽开时能够向他飞过去,告诉他她是多么地爱他。    这就是真实的爱。生命就是爱。    (作者佚名,译自《爱情命运网》)  

Posted in Books, xuetian:life Not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Calligraphy of China

🙂 Very beautiful word. This is Chinese calligraphy, Chinese Song Dynasty King” Song Huizong”  made it. He is Ancient Chinese Artist. But he is not a qualified politician. 这是中国书法里的瘦金字体,是中国宋朝的皇帝,宋徽宗所创造的一种漂亮的字体,宋徽宗也是中国古代艺术世界里非常稀少的艺术大家之一,在艺术领域里他是很有才华又具有独创的艺术家。他的字画都很超凡!在中国艺术历史长河里永远占有一席之地,成为后世艺术学者尊崇的先生!在政治上他是失败的皇帝,导致大宋王朝的亡国。但他的确是天命归于艺术世界,而绝非是合格称职的政客! 中国历代皇帝中,有几位在政治上是无心计可施导致亡国,但是基本在艺术领域里都是极有成就的人物,可以说那些政治上失败的皇帝在艺术里天生就是为艺术而生,也就是我们常言的“天赋”。其实,要他们从事政治真的是浪费生命。

Posted in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Book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Read :《The Essence of Chinese Painting 》中国绘画的精髓

书籍阅读留下的美好线条和色墨,喜欢这本书,真是要自己百看不厌。     喜欢这座山顶的风景,喜欢这山的悬崖绝壁,冷冷的视觉,要人异常清醒进而明确脚的方向和心去处的轨迹。   这幅面部表情清秀冷静,很有主见,笔锋线条里就能看见作者的思绪和情绪,真是分明。 喜欢冷笔冷墨,这幅作品的情绪就是冷的,在线条里已经尽显其意。 这牛似乎是谁曾经摄过,就是不知道那家伙可否把牛牵到纸上落为墨色。这两只牛的神情很恰似那树下的卧牛。 《The Essence of Chinese Painting 》 这棵树造的和一个人的造品很类似,甚至树的选形也近乎一样,至于墨色味道也能说得上神似了。 先这样,晚上继续欣赏古旧里的墨色作品。。。  

Posted in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Book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书本里的国清寺与时间的交往

这里可以说是一卷藏匿深山幽谷里且泛着黄的古旧之书,在时间里足够供后人倾其一生也阅读不尽的山书。   2011年夏拍摄于天台国清寺. (穿越第一道山门,当从绿荫道上飞驰而过瞬间,一眼从车窗看出去,这古老的清寺,以外观的直觉上是一切依旧,没什么变化,只是过来的人变了,变的其自己也不认识了自己……能在时间里坚守不变的也就是这眼前庄严的黄颜色的古老建筑群,心中不时的说着”物一切依旧而人已不再依旧”.直到自己独自时,情绪似乎从天上重重的掉下来,把自己一摔的醒了, …不知道来是对还是错..心中从未有的疑虑油然而生,犹疑的站在门口,看了许久有些想转身离开之意….脚是悬空的…不知是进还是逃…)  这样的“天笑”谁有?想在如今该是没有的。   这样的孤独寂寞,有几人能懂?又有几人能如此走过繁闹喧哗的人生?  此图曾经在天台国清寺里看一位清瘦的年轻僧人抱书临画过类似的画卷,印象很深,他绘制的那卧虎是体态瘦长,虎尾伸展着,尾巴尖稍微向外卷曲。在宽敞的大堂里就我自己看他在门口的窗下专心临绘,后来据一位我给起名的待人热情的“科技僧人”介绍说那绘画僧人的字也写的好,可惜,时间原因自己没有再去欣赏喜绘画僧人的墨字。如果有以后我一定还会再看他写字,因为他属于很勤奋上学的那种人。 在这里也提说一下那年轻的科技僧人,他待人很热情很友好,为我们当了职业寺内导游,还有为我拿过行李,可是我不好,却不知礼仪的经常取笑人家,如今却心生浓重的歉意!想如果有机会三进山,我一定会真心的给热情善良的科技僧人道歉,不过他手里的那把折扇沉甸甸的,用起来费力,似乎风没把热扇走却又送来一身的薄水。哈哈哈。。有意思,可真是锻炼手臂了。走的时候也没和他道别,只因自己是怀装一气离开的,却把郁无辜的给这年轻人,很对不起他的友好。   这幅画似乎要自己想起了什么,因说不清而无法表达,或许就有人喜欢这样吧,总有一天会点其名。 这是书中提到的内容,翻书看见这些纯粹是偶然,也发现自己喜欢的关于绘画与佛教典籍里有很多关于日本和中国佛教古迹记载的历史文化,其中总有与天台的国清寺有那么密切文图记载,以前因情绪对阅读中所见总是遇到就躲开不看,也不想去知道,总是把自己沉淀在别处,如今想来自己喜欢的躲是躲不过去的,谁要自己喜欢的清静色彩世界总是多少有着与之紧密的相联。   后面一图,晚上再继续,那也是自己临画过的世界,喜爱那双眼睛和眼睛后面的世界。   我喜欢他的眼睛,真大,似乎能把世界都装进去。这画以前发出过,这次又发,因为我忘记在哪篇文字里了,就是喜欢他的大眼睛,眼睛里的东西很特别,还有就是他的神态吸引我的世界去细致的看他。     书本里的国清寺与时间的交往 喜爱这画中流畅豪放的线条,粗旷之美,把佛内在的性真世界表达的淋漓无缺,这线条简直是经典,这眼睛和眉宇之间那种精气表达的使后人也没机会去表述了。这画真的不愧是经典蓝墨。 其实佛是最真的性,性感,喜欢这胸前的毛发,豪放自在的袒露,没有常人的作做,且在这性中很多常人迷失因而使其污浊,而佛却截然不同,佛见性而真,以智化性为空而无性,使性感在美好里成湛蓝的清美,成别样的世界。

Posted in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Books, xuetian:life Note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古画今影

古画今影  (Ancient China Painting and modern photography) MA YUAN Active between 1190 and 1224  Solitary Fisherman on the River First half of the thirteenth century Southern Sung dynasty Kakemono painted with ink on silk; 105/8”x193/4” 《National treasure.NATIONAL MUSEUM TOKYO》 Ruoli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rt Appreciation 艺术鉴赏, Book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远山的印象The impression of mountains(原始的美,枯枝乱草);归心似箭Eager to go home;Book

  远山的印象:原始的美。。枯枝乱草。。。 这是我喜爱的世界,也可以说,心中的情景也就如此。字是有局限性的,画面却是无限的。 This is my favorite world , It is also heart world .         It is about “Mengchu . Qi “is the author’s name . The real name is Mingwu . Qi . 🙂 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Painting Appreciation:Mengchu Qi, xuetian:life Notes | Tagged | 1 Comment

《重访边城》张爱玲

自己也有张爱玲文集,可惜的是看过后,没那么喜欢她,说不出为什么,就是心里不喜欢,奇怪的感觉,而偶然从友处看见此名,故,也寻觅一观,也就藏与此地。     转载收藏网络图书:来源于独角兽论坛。如有异议,请告知本站,即刻做处理!谢谢!            《重访边城》      我以前没到过台渲,但是珍珠港事变后从香港回上海,   乘的日本船因为躲避轰炸,航线弯弯扭扭的路过南台潜,不靠岸,远远的只看见个山。   倚在船舷上还有两三个乘客,都轻声呼朋唤友来看,不知道为什么不敢大声。   我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没敢走开一步,   怕错过了,知道这辈子不会再看见更美的风景了……      张爱玲/文            我回香港去一趟,顺便弯到台湾去看看。在台北下飞机的时候,没预备有认识的人来接。我叫麦先生麦太太不要来,因为他们这一向刚巧忙。但是也可能他们托了别人来接机,所以我看见一个显然干练的穿深色西装的人走上前来,并不感到诧异。      「你是李察.尼克逊太太?」他用英语说。      我看见过金发的尼克逊太太许多照片,很漂亮,看上去比她的年龄年青二三十岁。我从来没以为我像她,而且这人总该认得出一个中国女同胞,即使戴着太阳眼镜。但是因为女人总无法完全不信一句谀词,不管多么显与事实不符,我立刻想起尼克逊太太瘦,而我无疑地是瘦。也许他当作她戴了黑色假发,为了避免引起注意?      「不是,对不起,」我说。      他略一颔首,就转身再到人丛中去寻找。他也许有四十来岁,中等身材,黑黑的同字脸,浓眉低额角,皮肤油腻,长相极普通而看着很顺眼。      我觉得有点奇怪,尼克逊太太这时候到台湾来,而且一个人来。前副总统尼克逊刚竞选加州州长失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了句气话:「此后你们没有尼克逊好让你们踢来踢去了。」显然自己也以为他的政治生命完了。正是韬光养晦的时候,怎么让太太到台湾来?即使不过是游历,也要避点嫌疑。不管是怎么回事,总是出了点什么差错,才只有这么一个大使馆华人干员来接她。      「你们可晓得尼克逊太太要来?」我问麦氏夫妇。他们到底还是来了。      「哦?不晓得。没听见说。」      我告诉他们刚才那人把我误认作她的笑话。麦先生没有笑。      「唔。」然后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有这么个人老是在飞机场接飞机,接美国名人。有点神经病。」      我笑了起来,随即被一阵抑郁的浪潮淹没了,是这孤岛对外界的友情的渴望。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 Leave a comment

他们会怎么评价你?

摘自好友:陈荣升先生文集:   他们会怎么评价你?   (巴西)保罗.科埃略         陈荣生    译      阿宾.阿尔萨尔小时候,无意中听到了父亲与一位苦修士之间的对话。  “做事要小心,”苦修士说。“要考虑到后代会怎么评价你。”  “那有怎样?”他父亲回答,“我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他们的评价跟我毫无关系。”  阿宾.阿尔萨尔忘不了这次对话。在他的一生中,他尽力做好事,帮助他人,充满热情地工作。他对别人的关心令他十分出名,他死后,留在身后的是众多的提高了家乡生活质量的东西。  为此,人们在他的墓碑上刻上了这样一句碑文:“随死亡而结束的生命,是一种没有很好用过的生命。”  (译自作者个人博客) ~~~~~~~~~~~~~~~~~~~~~~~~~~~~~~~~~ 读后之念: “他们会怎么评价你?”。。这句话要是问我,我就回答:“别人怎样评价无关紧要,紧要的是我这一生都做了什么。这很重要。” 人活着不要随意给他人带来伤害,短暂的活着,要使他人愉悦,要善于帮助与鼓励他人,这比什么都重要的。。、 喜欢这简洁文字。。字里行间淡淡的。。却给人很多的想。。。

Posted in Books | Leave a comment

沉默的过路人

 好字收藏:   下文摘自好友陈荣生先生作品集:   再次感谢陈先生。   沉默的过路人   (英国)安娜恩德.戴夫         陈荣生      译      我小时候,头上没有头发,只有一些发根。  我喜欢看同伴们玩耍。有时候,我会跟他们一起玩,但我还是喜欢观看。  每天,我们都会看到一位老头带着一把伞从我们的操场旁边经过。他长着一对大耳朵,头是秃顶的。每次我的同伴们看到他经过,就会冲他大声叫喊,“嘿,聋哑人,几点钟了?”他们告诉我他听不到什么,也不会说话。   一天傍晚,我站在家门口的时候,看到那个老头走了过来。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同伴们通常那种大喊大叫的“欢迎”。  但是,我怎么可以什么也不说就让这个人走过去呢?所以,我第一次小声地问,“嗨,聋哑人,几点钟了?”  老头看着我。然后,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回答说,“5点30分。”  我赶紧跑进屋内,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对那个老头大声叫喊过了。   (译自《皮塔拉儿童阅读网》)

Posted in Books | Leave a comment

喧哗与骚动

  这是很早以前阅读过的书,今天,就收藏在这里,这是一本默默阅读的文字,一切都在静中进行。淡淡的…     《喧哗与骚动》 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     透过栅栏,穿过攀绕的花枝的空档,我看见他们在打球。他们朝插着小旗的地方走过来,我顺着栅栏朝前走。勒斯特在那棵开花的树旁草地里找东西。他们把小旗拔出来,打球了。接着他们又把小旗插回去,来到高地①上,这人打了一下,另外那人也打了一下。他们接着朝前走,我也顺着栅栏朝前走。勒斯特离开了那棵开花的树,我们沿着栅栏一起走,这时候他们站住了,我们也站住了。我透过栅栏张望,勒斯特在草丛里找东西。     “球在这儿,开弟②。”那人打了一下。他们穿过草地往远处走去仓我贴紧栅栏,瞧着他们走开。     “听听,你哼哼得多难听。”勒斯特说。“也真有你的,都三十三了,还这副样子。我还老远到镇上去给你买来了生日蛋糕呢。别哼哼唧唧了。你就不能帮我找找那只两毛五的*(左钅右崩)子儿,好让我今儿晚上去看演出。”     他们过好半天才打一下球,球在草场上飞过去。我顺着栅栏走回到小旗附近去。小旗在耀眼的绿草和树木间飘荡。     “过来呀。”勒斯特说,“那边咱们找过了。他们一时半刻问不会再过来的。咱们上小河沟那边去找,再晚就要让那帮黑小子捡去了。”     小旗红红的,在草地上呼呼地飘着。这时有一只小鸟斜飞下来停歇在上面。勒斯特扔了块上过去。小旗在耀眼的绿草和树木间飘荡。我紧紧地贴着栅栏。     “快别哼哼了。”勒斯特说。“他们不上这边来,我也没法让他们过来呀,是不是。你要是还不住口,姥姥③就不给你做生日了。你还不住口,知道我会怎么样。我要把那只蛋糕全都吃掉。连蜡烛也吃掉。把三十三根蜡烛全都吃下去。来呀,咱们上小河沟那边去。我得找到那只*(左钅右崩)子儿。没准还能找到一只掉在那儿的球呢。哟。他们在那儿。挺远的。瞧见没有。”他来到栅栏边,伸直了胳膊指着。“看见他们了吧。他们不会再回来了。来吧。”     我们烦着栅栏,走到花园的栅栏旁,我们的影子落在栅栏上,在栅栏上;我的影子比勒斯特的高。我们来到缺口那儿,从那里钻了过去。     “等一等。”勒斯特说。“你又挂在钉子上了。你就不能好好的钻过去不让衣服挂在钉子上吗。”     凯蒂把我的衣服从钉子上解下来,我们钻了过去。④凯蒂说,毛莱舅舅关照了,不要让任何人看见我们,咱们还是猫着腰        *这一章是班吉明(”班吉”)的独白。这一天是他三十三岁生日。他在叙述中常常回想到过去不同时期的事,下文中译者将一一加注说明。    ①指高尔夫球的发球处。    ②“开弟”,原文为Caddle,本应译为“球童”,但此指在原文中与班吉姐姐的名字,凯蒂”(Caddy)恰好同音,班吉每次听见别人叫球童,便会想起心爱的姐但,哼叫起来。    ③康普生家的黑女佣迪尔西,她是勒斯特的外祖母。    ④班吉的衣服被钩住,使他脑子里浮现出另一次他的衣服在栅栏缺口处被挂住的情景。那是在1900年圣诞节前两天(12月23日),当时,凯蒂带着他穿过栅栏去完成毛莱舅舅交给他们的一个任务–送情书去给隔壁的帕特生太太。 吧。猫着腰,班吉。象这样,懂吗。我们猫下了腰,穿过花园,花儿括着我们,沙沙直响。地绷绷硬。我们又从栅栏上翻过去,几只猪在那儿嗅着闻着,发出了哼哼声。凯蒂说,我猜它们准是在伤心,因为它们的一个伙伴今儿个给宰了。地绷绷硬,是给翻掘过的,有一大块一大块土疙瘩。     把手插在兜里,凯蒂说。不然会冻坏的。快过圣涎节了,你不想让你的手冻坏吧,是吗。     “外面太冷了。”威尔许说。①“你不要出去了吧。”     “这又怎么的啦。”母亲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 Leave a comment

〈〈喧哗与骚动〉〉

          〈〈喧哗与骚动〉〉【美】威廉·福克纳 著  我们在客厅窗子外面那棵树底下停住脚步。①威尔许把我放下,让我站在湿湿的草地上。这个地方很冷。所有的窗户里都亮着灯光。     “大姆娣就在那一间里面。”凯蒂说。“她现在每天每天都生病。等她病好了,我们就可以出去野餐了。”     “反正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亭。”弗洛尼说。     树在沙沙地响,草也在沙沙地响。     “再过去那间就是咱们出麻疹时候睡的地方。”凯蒂说。“你和T.P.是在什么地方出麻疹的呢,弗洛尼。”     “也就在我们天天睡觉的地方吧,我想。”弗洛尼说。     “他们还没有开始呢。”凯蒂说。     他们马上就要开始了,T·P·说。②你先站在这儿,让我去把那只板条箱搬过来,这样我们就能看见窗子里的事了。来,咱们把这瓶沙示水喝了吧。喝了下去,我肚子里就象有只夜猫子在咕咕直叫似的。     我们喝完沙示水,T.P.把空瓶子朝花铁格子里推,推到屋子底下去,接着就走开了。我听得到他们在客厅里发出的声音,我用双手攀住了墙。T·P·在把一只木箱朝我这儿拖来。他跌倒了,就大笑起来。他躺在地上,对着草丛哈哈大笑。他爬起来,把木箱拖到窗子底下,他使劲憋住不笑。     “我怕自己会大嚷大叫起来。”T.P.说。“你站到木箱上去,看看他们开始没有。”     ①大姆娣去世那晚。    ②凯蒂结婚那天。     “他们还没有开始,因为乐队还没来呢。”凯蒂说。     “他们根本不会要乐队的。”弗洛尼说。     “你怎么知道的?”凯蒂说。     “我自然知道啦。”弗洛尼说。     “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凯蒂说。她走到树前。“推我上去,威尔许。”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 Leave a comment

喧哗与骚动

    喧哗与骚动           一九一0年二月六日     窗框的影子显现在窗帘上,时间是七点到八点之间,我又回到时间里来了,听见表在滴嗒滴嗒地响。这表是爷爷留下来的,父亲给我的时候,他说,昆丁,这只表是一切希望与欲望的陵墓,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你靠了它,很容易掌握证明所有人类经验都是谬误的reducto absurdum①,这些人类的所有经验对你祖父或曾祖父不见得有用,对你个人也未必有用。我把表给你,不是要让你记住时间,而是让你可以偶尔忘掉时间,不把心力全部用在征服时间上面。因为时间反正是征服不了的,他说。甚至根本没有人跟时间较量过。这个战场不过向人显示了他自己的愚蠢与失望,而胜利,也仅仅是哲人与傻子的一种幻想而已。     表是支靠在放硬领的纸盒上的,我躺在床上倾听它的滴嗒声。实际上应该说是表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来。我想不见得有谁有意去听钟表的滴嗒声的。没有这样做的必要。你可以很久很久都不察觉滴嗒声,随着在下一秒钟里你又听到了那声音,使你感到虽然你方才没有听见,时间却在不间断地、永恒地、越来越有气无力地行进。就象父亲所说的那样:在长长的、孤独的光线里,你可以看见耶稣在对于地前进。还有那位好圣徒弗兰西斯②,他称死亡为他的“小妹妹”,其实他并没有妹妹。     透过墙壁,我听到施里夫③那张床的弹簧的格吱格吱声,接着听到他趿着拖鞋走路的沙沙声。我起床,走到梳妆台前,伸手在台面上摸索,摸到了表,把它翻过来面朝下,然后回到床上。可是窗框的影子依然映在窗帘上,我差不多能根据影子移动的情形,说出现在是几点几分,因此我只得转过身让背对着影子,可是我感到自己象最早的动物似的,脑袋后面是长着眼睛的,当影子在我头顶上蠕动使我痒痒的时候,我总有这样的感觉。自己养成的这样一些懒惰的习惯,以后总会使你感到后悔。这是父亲说的。他还说过,基督不是在十字架上被钉死的,他是被那些小齿轮轻轻的喀嚓喀嚓声折磨死的。耶稣也没有妹妹。     一等我知道我看不见影子了,我又开始琢磨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父亲说过,经常猜测一片人为的刻度盘上几根机械指针的位置,这是心智有毛病的症象。父亲说,这就象出汗一样,也是一种排泄。我当时说也许是吧。心里却是怀疑的。心里一直是怀疑的。     如果今天是阴天,我倒可以瞧着窗子,回想对于懒惰的习性,父亲又是怎么说的。我想,如果天气一直好下去,对他们在新伦敦④的人来说倒是不错的。天气有什么理由要变呢?这     ①拉丁语,正确的拼法应为reductito ad absurdum,意为:归谬法。  ②指弗兰西斯·德·阿昔斯(Francis di Assisi,1182-1226),意大利僧侣,他著有《咏日》,里面把“死亡”称为”小妹妹”。    ③昆丁在哈佛大学的同学,与昆丁台往一套宿舍,是加拿大人。    ④美国康涅狄格州滨海一小城,哈佛大学与别的大学的学生的划船比赛在该处举行。 是女人做新娘的好月份,那声音响彻在①她径直从镜子里跑了出来,从被围堵在一个角落里的香气中跑了出来。玫瑰包玫瑰。杰生·李奇蒙·康普生先生暨夫人为小女举行婚礼。②玫瑰。不是象山茱萸和马利茇那种贞洁的花木。我说,我犯了乱伦罪了③,父亲,我说。玫瑰。狡猾而又安详。如果你在哈佛念了一年,却没有见到过划船比赛,那就应该要求退还学费。让杰生去念大学。让杰生上哈佛去念一年书吧。     施里夫站在门口,在穿硬领,他的眼镜上泛出了玫瑰色的光泽,好象是在洗脸时把他那红红的脸色染到眼镜上去了。“你今天早上打算旷课吗?”     “这么晚了吗?”     他瞧瞧自己的表:“还有两分钟就要打铃了。”     “我不知道已经这么晚了。”他还在瞧他的表,他的嘴在嗫动。“我得快些了。再旷一次课我可不行了。上星期系主任对我说–”他把表放回到口袋里。我也就不再开口了。     “你最好还是赶快穿上裤子,跑着去,”他说完,便走出去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在房间里走动着,透过墙壁听他的声音。他走进起坐室,朝门口走去。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 Leave a comment

《喧哗与骚动》

    <<喧哗与骚动>>         前面有一条小巷从路上岔了开去,我进入小巷,过了一会儿,我放慢速度,从小跑变成快走,小巷两边都是建筑物的背都一没有上漆的房子,晾衣绳上晾的颜色鲜亮刺眼的衣服更多了,有一座谷仓后墙坍塌了,在茂盛的果树间静静地朽烂着,那些果树久未修剪,四周的杂草使它喘不过气来,开着粉红色和白色的花,给阳光一照,给蜂群的营营声一烘托,显得挺热闹。我扭过头去看看。巷口那儿并没有人。我步子放得更慢了,我的影子在我身边慢慢地踱着步,影子的头部在遮没了栅栏的杂草间滑动。     那条小巷一直通到一扇插上门栓的栅门前,在草丛里消失了,成为在新长出来的草里忽隐忽瑰的小径。我爬过栅门,来到一片树木茂密的院子,我穿过院子来到另外一堵墙前,我顺着墙走,现在我的影子落在我后面了,墙上有蔓藤与爬山虎之类的植物,在家乡,那就该是忍冬花了。一阵一阵地袭来,特别是在阴雨的黄昏时节,什么东西里都混杂着忍冬的香味,仿佛没有这香味事情还不够烦人似的。你干吗让他吻你吻你①     我没有让他吻我我只是让他看着我这就使他变得疯疯癫癫的了。你觉得怎么样?我一巴掌给她脸上留下一个红印就象是手底下开亮一盏电灯顿时使她的眼睛熠熠发亮     我不是因为你跟别人接吻才打你。十五岁的姑娘家吃饭还把胳膊肘支在饭桌上父亲说你咽东西时好象嗓子眼里绞着根鱼骨头似的你和凯蒂怎么的啦你们坐在餐桌边我的对面却不抬起头来看我。那是因为你吻的是城里的一个神气活现的臭小子我才打你你说不说你说不说这下子你该说“牛绳”③了吧。我发红的巴掌离开她的脸颊。你觉着怎么样我把她的头往草里按。草梗纵横交叉地嵌进她的肉里使她感到刺痛我把她的头住草里按。说“牛绳”呀你说还是不说     我反正没跟娜塔丽③这样下流的女孩子接吻那堵墙没入到阴影里去了,接着我的影子也消失了,我又骗过它了。我忘了河道是和路一起蜿蜒伸延的了。我爬过那堵墙。却不料她正在看着我跳下来,那只长面包还抱在胸前。     我站在草丛里,我们两人面对面地互相看了一会儿。     “你刚才干吗不告诉我你就住在这边,小妹妹?”那张包面包的报纸越来越破,已经需要另换一张了。“好吧,那就过来把你的     ①又想起凯蒂小时候与一少年接吻的事。    ②美国南方,男孩子欺侮女孩子时,爱揪住她们的发辫,让她们求饶,非要她们承认自己的发辫是“牛绳”,才肯松手。    ③康普生家邻居的女孩子。 家指给我看吧。”没有吻象娜塔丽这样下流的女孩子。天在下雨①我们能听见屋顶上的声音,声音象叹息一样传遍了谷仓高大香甜的空间。     这儿吗?摸触着她     不是这儿     这儿吗?雨下得不大可是我们除了屋顶上的雨声之外什么也听不见仿佛那是我的血液和她的血液的搏动声     她把我推下梯子一溜烟地跑开了凯蒂跑开了     是这儿疼吗凯蒂跑开时是这儿吗     唤她紧挨着我的胳膊肘往前走着,那头漆皮似的黑发,那只包的报纸越来越破的长面包。     如果你不快些回家,包面包的纸全都要破了。你妈妈该说你了!我敢说我能把你抱起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走天看地(Travel) | Leave a comment

《喧哗与骚动》

《喧哗与骚动》  一九二八年六月四日     我总是说,天生是贱坯就永远都是贱坯。我也总是说,要是您操心的光是她逃学的问题,那您还算是有福气的呢。我说,她这会儿应该下楼到厨房里去,而不应该待在楼上的卧室里,往脸上乱抹胭脂,让六个黑鬼来伺候她吃早饭,这些黑鬼若不是肚子里早已塞满了面包与肉,连从椅子上挪一下屁股都懒得挪呢。这时候母亲开口了:     “可是,让学校当局以为我管不了她,以为我没法--”     “得了,”我说,“您是管不了,您真管得了吗?您从来也不想办法约束约束她,”我说,“迟至今日,她已经十六岁了,您还能把她怎么样?”     她把我的活琢磨了一会儿。     “不过,让他们以为……我连她拿到了成绩报告单都不知道。去年秋天,她告诉我,学校从今年起不再发成绩单了。可是方才琼金老师给我打了电话,说如果她再旷一次课,就只好叫她退学了。她是怎么逃学的呢?她能上哪儿去呢?你整天都在镇上,要是她在大街上逛来逛去,你总该看见她的吧。”     “不错,”我说,“要是她是在街上溜达的话。不过我认为她之所以要逃学,并不是仅仅为了要做什么不怕别人看见的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说。     “没什么意思,”我说。“我只不过是回答您的问题。”这时候她又哭起来,嘟嘟哝哝地说什么连她自己的亲骨肉也诅咒起她来了。     “是您自己要问我的啊,”我说。     “我不是说你,”她说。“你是唯一没让我良心受到谴责的孩子。”     “就是嘛,”我说,“我压根儿没工夫谴责您的良心。我没机会象昆丁那样上哈佛大学,也没时间象爸爸那样,整天醉醉醉直到进入黄泉。我得干活呀。不过当然了,若是您想让我跟踪她,监视她干了什么坏事没有,我可以辞掉店里的差事,找个晚班的活儿。这样,白天我来看着她,夜班嘛您可以叫班①来值。”     “我知道,我只不过是你们的累赘和负担,”她说着说着,就伏在枕头上啜泣了起来。     “这我还不清楚吗,”我说。“您说这样的话都说了有三十年了。连班吉这会儿也该明白了。您要不要让我来跟她谈谈这件事呢?”     “你觉得这会有好处吗?”她说。     “要是我刚开始您就来插一手,那就不会有任何好处,”我说,“如果您想让我来管束她,您只管吩咐,可是再别插手。每回我刚想管,您就插进来乱搅和,结果是让她把咱们俩都取笑一通。”     “要知道,她可是你的亲人哪。”她说。     “对啊,”我说,“我正好也在这么想--亲人,还是嫡嫡亲亲     ①班吉的简称 的呢,依我说。不过,要是有人行为象黑鬼,那就不管他是谁,你只好拿对付黑鬼的办法来对付他。”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 Leave a comment